女神小銅像

「孩子,這繩牢不牢靠?」黎娜顯然很迫不及待地問。
「很牢的,大娘,你躺上去都沒問題,不會掉下來的。」
「那我往後旅行都可以睡得跟娃兒一樣甜了 。」說完,黎娜已經趕回自己的隔間裡,
解開了那堆同樣的網繩,學查票員的網路行銷方法綁得牢牢的,像個猴子似的窩在上舖床緣,開始
把她鋪蓋的那幾樣東西擺到吊床上去。
「黎娜,你可不能睡在上面,那是用來放行李的。」阿米雅見狀,覺得很不像樣,丟
人現眼的,於是鄭重其事地說。
「胡說,你管我面子呢!我會比你們都舒服得多,勸你最好在隔壁的小間裡也這樣
做,阿米雅,說不定醒過來時你心情會好得多。」
「可是,黎娜,你這把老骨頭再跟著火車這樣搖來搖去,可能會吃不消。」娣帕卡顯
然真的很關心。然而黎娜此時卻橫躺在吊床裡,咧嘴笑著,像個小男孩對自己的搗蛋成功
感到很得意:
「我們把孩子綁在樹下的吊床時,才不會這麼說哩!甭提了 ,娣帕卡,你做媽媽的本
領可比想著怎麼照顧我這個老寶貝要強多了 。」黎娜朗笑著,很得意自己的這番作怪。
那個早上過得很快,村民各自在隔間裡整理東西:這裡擺張聖人照片,那裡掛串念
珠,過道對面擺尊女神小銅像。人人經過黎娜的隔間時,見到她端坐在吊床上,都講了點
話。哈里斯昌德拉發現可以在舖位一角做個小書架,於是很自豪地把車票陳列在上面,坐
在那裡想著不知道能不能再擁有一本書。米圖把鋪蓋捲成枕頭,然後坐在視野很好的角度
上,足以望見兩邊車窗外和車廂內部,膝蓋上則攤著素描本。巴柏拉和阿瓏達悌在吵嘴,
爭執著每件行李捆和小梳子應該擺在哪裡?這使得跟他們同一隔間的人不勝其擾,阿米雅
終於忍不住火大,衝上前去告訴他們:要不就趕快解決爭執,要不以後的旅行兩人就分
開。巴柏拉沒有對這位發威的表親回嘴,卻坐在阿瓏達悌的舖位上繼續嘀嘀咕咕。阿米雅
自己先是很仔細地整理好了床位和東西,然後見到可以插手的地方就去幫忙。她根本就閒
不下來,坐不住的。沒多久她就在伙夫旁邊盯著他,一邊訓斥伙夫,一邊管些不相干的事
情。老戴沒停過嘴地問著阿信:接下來做什麼?他們要怎樣安排在貝那拉斯的行程?他們
要睡在哪裡?什麼時候再出發上路?蘇倫德拉在旁聽著,插嘴提出了另一個問題:
「阿信,你說的坐船遊河,還有參觀大博物館這些,都要花錢的。我們怎麼付錢?」
「要付的公司登記費用全都在我這裡。」

盧努的沉默

「這可不太好,萬一被人偷了什麼的,我們怎麼是好?」
「蘇倫德拉說得有理,侄兒,你身上不該帶那麼多錢。」
「那我們該怎麼辦?我們得帶著錢付各種公司設立費用,我又不能把錢存在銀行裡。」
「把錢分成幾份,分別讓幾個人收藏好,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確保錢一定會夠。」
「大叔,要找誰來幫忙帶錢呢?」
「每次收成之後,當我們帶著地租的錢,哈里斯昌德拉會負責帶一些,連同帳目在
內,我也會幫忙帶一些,剰下旳部分訧由己泊
個心滿意足、頭髮花白的人,正隨著火車搖晃著身子。
「那我們現在也照老規矩做。我身上會帶著每天的開銷,你們四個負責保管其餘的經
費。到了孟買和馬德拉斯,我們再去領錢,鐵路總局把款項存在那裡。」
「我去把巴柏拉叫來。」說著,哈里斯昌德拉就到車廂隔間裡,找那個小氣鬼去了 。
他向巴柏拉宣布消息並解說任務之後,這個老頭的情緒馬上轉變,神氣活現地走到老戴和
阿信那裡。
「你們要我幫忙管錢嗎?」他對阿信說。
阿信把情況向他解釋了 一遍。巴柏拉於是提出建議說,不但要記下每個人身上帶了多
少錢,阿信每天管的開銷也要記帳。這個小組議會先是津津樂道於新的業務,沒多久後,
就輕鬆自如地抽著菸,在過道上像賭徒一樣地打起牌來。車尾處則有幾個女人窩在阿米雅
周圍,分工合作幫忙做飯,大家都很快樂地做著熟練的事情。伙夫看著這些女人,露出帶
睡意的微笑。她們大家似乎都忘了:在村子裡的時候,她們是絕對不會一起做飯的。儘管
這自由頗為詭異,但她們卻信心十足。盧努獨坐一處,手裡仍然握著那隻小木馬,不時用
手指審慎地摸索著畫在上面的線條。
「盧努,這是你做的小馬?」米圖壯大膽子打破了盧努的沉默。
「大概是吧。」盧努馬上把小馬藏在紗麗裝的襞褶裡。
「做得很好,可不可以讓我畫它?」
「畫它?」
「是啊!畫在我的小型辦公室出租本子上。」米圖拿出了本子,翻出素描給她看,包括廟裡的繪畫、
綠地大廣場上的牧羊少年、巍巍的豪拉橋在陰影中高高聳立在眾人之上,以及他在夜晚時
從火車上看到的景色。

自暴自棄

「你為什麼要畫畫呢?」
「好打發時間啊!也讓我的手指筋骨鬆動鬆動。說不定等我們回到村子之後,這些圖
畫都可以運用在陶器上。」
「都是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東西麼。」盧努打量周圍,然後又看著那些素描。
「每樣東西都有一種美,或是某種我想記住的網頁設計東西,就如同你的小馬也一樣。」米圖
一面很刻意地把他描繪盧努的那頁掩飾過去,但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因為盧努正小心地把
小馬從收藏處取出來,凝望著它。
「那你就畫吧!」她突然冒出了這句話,一面把小馬扔給了米圖。
阿瓏達悌此時走到了那群男人那裡,一直等到他們不得不理會她為止,這才開口問阿
信:火車什麼時候會到貝那拉斯?
「今天下午會到,在我們吃午飯之前。」
「我們會不會去那些賣紗麗裝的店舖?」
「啊!大娘,我看我是攔不住你去那裡的了 ,恐怕濕婆神也攔你不住。」
「我們會不會有時間看看、買買紗麗裝呢?」
「當然有,明天或者是接下來的那幾天都可以。我們會在貝那拉斯待上四天,會有時
間的。」
「可是比起加爾各答的還是便宜。」
「你是要幫小丫頭買結婚穿的紗麗裝嗎?」烏瑪問她。
「對,要是有看中的話。」阿瓏達悌坐了下來,很想跟人聊聊。
「已經定了親嗎?」
「還沒有,可我總得做好準備。」
「要幫這些傻丫頭找個合適的老公,永遠都是件難事。」烏瑪回話說。她和杰德夫一
直很貧困,因為兩個兒子都是網站設計學生,而且兩個都說不想結婚。烏瑪提醒阿瓏達悌,他兩夫
妻想替兒子找老婆有多困難。這兩個女人逐漸成了朋友。她們兩人一個弱不禁風、身體瘦
削,但動作很快,雙眼藏在厚厚的鏡片後面;另一個則豐滿健壯,很愛發牢騷。烏瑪就像
她丈夫杰德夫一樣,很想改造村子,對兩個學生兒子也望子成龍。阿瓏達悌則很懷念還沒
出嫁之前在娘家過的快樂日子,非但生活如意,而且擁有很多套紗麗裝,起碼在她的記憶
中有很多套。她不肯讓外孫女到村裡的學校去上學,唯恐這樣一來她就要單獨跟巴柏拉相
處了 。有時當她忙著做一頓特別的飯菜時,會想到巴柏拉可能是自暴自棄,但大多數時
候,她認為巴桕拉是對她感到失望。

過節吃大餐

這兩個女人在村裡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交集,只不過
偶爾在井邊碰頭,通常都是聆聽對方抱怨自己的關鍵字行銷。車廂裡有很多村民雖然住得很近,
但在村中時卻不相往來,然而此時都聚在一起講起話來,準備在未來的旅程中有福同享,
有難同當。
飯做好了送上來,大家安靜地吃著,各吃各的,互不干擾,老婆等著老公先吃完了 ,
她們才開始吃。飯菜不是很豐盛,但比起在村裡吃的份量要多。黎娜覺得這伙食簡直就像
是過年過節吃的大餐,巴柏拉抱怨沒有他愛吃的泡菜和甜食。火車經過異常乾旱、坡巒起
伏的鄉間。有時可以瞥見煤礦礦坑,像個大地坑疤;有時火車停靠的車站擠上奇裝異服的
部落勞工,急著要在火車上找到位子。氣溫上升,風扇又壞了 ,這個冬天真是灰塵很大。
黎娜睡在吊床上;蘇倫德拉邊抽著菸,邊拍拍腰間裝了錢的荷包。阿信本來想看看報紙
的,卻很快睡著了 。阿米雅又暈車了 ,躺在舖位上極力讓自己好過一點,但不管用,她見
到娣帕卡走到車尾火爐那裡泡了茶,很小心地放進了 一些草藥,那是她自己帶來的,放在
行李捆裡面。阿米雅並不是唯一精通治療的人。喝了藥草茶之後,她又躺下。娣帕卡為朋
友掮著扇子,一面哼著泰戈爾的一首歌。隨後,阿米雅平靜下來,娣帕卡的扇
子也止息了 ,低垂著頭睡著了 。盧努看著這一幕幕的情景,其間不時偷瞧著米圖。
查票員拍著車廂門,把大家都吵醒了:
「起來準備準備,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會到那個神聖的城巿了 。」
沒有什麼東西需要打包收拾的,但是接下來的時間裡,整團人都忙亂著做準備。盧努
突然大聲叫道:
「我們要過橋了 ,恆河在那裡!」
他們守在車窗旁興奮地前呼後喊,因為看到橋了 ,接著又看到那條大河,低低流過河
岸,河邊卻有很多形形色色的船隻。更遠處還可以見到河階,此刻漸近黃昏,河階上點綴
很多穿了 一身白色的身影。廟塔、現代建築、清真宣禮塔、殘破的王宮等,交織在天際線
上。火車過了橋之後,就只能見到窄巷和擁擠的交通。他們來到了鐵軌縱橫的地方,見到
客,大家都奮力往前擠去。等到人潮過了之後,村民這才下了車,集合在一起。阿信先去
找站長,要問他下一步該怎麼做?還有在他們逗留期間,車廂要停靠在哪裡?他回來時帶
了 一個神色匆忙的人,這人拿著一大疊seo文件,似乎恨不得趕快擺脫這項新責任。

新奇廟宇

他向村民點點頭,叫他們一定得要睡在車廂裡,不可以睡在月台上;他打著手勢指向後面靠近水塔
的地方,說車廂可以停靠在那裡,請村民出入不要經由火車站,而要走鐵路調車場的大
門。顯然這些村民很不對他的胃口 。阿信向他問起有關帶領這團人前往鹿野苑和克久拉
霍的安排,這人拿著那疊文件,朝著車站大堂樓上的某個室內設計辦公室指揮說:
「這不關我的事,你要去問觀光局的人。」然後很快地走掉了 。阿信建議村民先出火
車站,到火車站前面的廣場上等他,他要去找觀光局的人。老戴看著阿信離去,摘掉了眼
鏡,擦了又擦,然後轉向盧努的老公,那個高個兒、不多話的納倫,對他說:
「我們一定要待在一起,我想他是找不到那個觀光局長官的。」
「我想也是,都這麼晚了 。」
「要是接下來沒人管我們的話,那怎麼辦?」
「回去照樣耕田囉!」納倫向村民招招手,示意他們跟著走,杰德夫走在他的旁邊,
揮著雨傘當隊旗。他們兩兩並排著走,才走了沒多遠,娣帕卡便開始唱起一首耳熟能詳的
漁夫之歌。於是走起路來覺得輕鬆許多,他們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別的旅客紛紛駐足,看
著這支奇怪的隊伍走過。阿信從樓上的一處陽台現身出來,向下眺望,也面露笑容:
「他們會安排的,他們真的會安排的。」他一面想著,一面更堅決地拍著辦公室的
門。最後有個清潔女工經過,告訴他所有的職員都下班了 。阿信在走廊上坐了下來,攤開
地圖。過了一會兒,他把地圖折好,站起身來找通路往外面廣場走去。村民正在吃熱騰騰
的油炸食物,雖然還沒看見他們吃的是什麼,但老遠的就嗅到了那股濃烈的氣味。
「小老弟,接下來做什麼?我們可不可以走去大河階那裡沐浴?他們准不准耕田的人
去?」
「明天一大早我們再去,有船可以帶我們遊河的。現在我們先徒步到濕婆神廟
那兒,可是我不知道要怎樣保持大家不走丟?」
「剛才是納倫帶頭,因為他個子最高,大家則用唱歌來配合腳步的速度。現在我們也
可以照做。」
「阿信,我們往哪兒走?」
「咱們上路吧!往哪個方向?」
他們毫不遲疑地動身了 , 一邊唱著歌,兩腿本來因為坐久了很累,但此時村中的勞動
曲韻讓他們消除了疲勞。他們沿著蜿蜒的街道走著,不時停下來,因為阿信要查看設計地圖。
有時見到新奇的廟宇,或者當導遊拿著擴音器對著成群的外國人解說時,他們也會忘了唱
歌,彼此議論起來。

大聲祈禱

等他們要回去時,納倫大歩走在前面,打算幫大家帶路。然而一雙雙眼睛卻都被此成
區中心的小巷裡鑽出來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可是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這時很難走在
一起,因為天黑而看不到前面帶路的納倫,所以不時有人喊著「等一下,等一下」,以致
隊伍要停下來。
「我好害怕。」阿瓏達悌挨近了烏瑪身邊。
「我也有點怕,不過我們很快就會回到火車站的。納倫記性很好,從來不會迷路。」
「淹大水那天晚上,是他把醫生帶到家裡來的,對不對?那時他兒子得了霍亂。」
「沒錯,他們坐著小筏過河,河水很洶湧,醫生一直在大聲祈禱。」烏瑪哈哈大笑了
起來,有幾個人也加入了室內設計回憶中。
「總之這人一定是個好醫生,因為他醫好了霍亂。」
「才不呢!不是靠他醫好的,是靠盧努;盧努要兒子喝鹽水,等到醫生來的時候,他
已經好多了 。」阿米雅一直忘不了盧努當年做出的這個奇怪決定。
「走吧!各位大娘,我們得往前走了 。你們看!蘇倫德拉和納倫跟三輪車夫買了火
把,現在我們會好走多了 。」
結果又花了 一個鐘頭才找到火車站,在找到側門和停靠在水塔旁邊的車廂之前,這中
間亂騰騰了很久,不少人走丟了 。起初車站警衛不讓他們進去,然而黎娜繪聲繪影地對警
衛講起他們祖先的故事,終於博得警衛的笑聲和讚賞,欣然對這位講古者和隨眾讓步。他
們回到車廂時,伙夫很生氣,因為他們這麼晚才回來,伙夫跟他們說飯菜都完蛋了 ,然而
陣陣飯菜香卻讓他露了馬腳。
「娣帕卡,你那盤飯菜已經盛好了 ,快來吃吧!」阿米雅叫她。
「不吃了 ,阿米雅,太陽已經下山了 ,現在我不能吃飯。」娣帕卡微笑著,踏著階梯
上到車廂,「再說,看了迦尸8^的恆河,還在神廟裡得到加持,等於已經吃過最好的飮食
了 。」阿米雅聽了大感震驚,因為她之前根本不知道娣帕卡竟然嚴守做寡婦的規矩。
「可是你總得吃呀!今天熬了 一整天,我餓得頭都在痛。」
「那你就趕快去吃,別等飯菜涼了 ,哪!還有我這份,你也吃了吧!我來幫大家唱晚
禱歌。」娣帕卡安然來到烏瑪姐的搬家公司前,從紗麗裝的襞褶取出萬壽菊鮮花串成的花環。

漂泊的旅人

她把花環套在遺像周圍,然後鞠躬致敬,開始唱了起來。正在吃飯的其他村民此時都停下
來看著她的舉動,有些寡婦則縮到暗處去吃飯。熟悉的歌曲和溫柔的歌聲響起之後,消除
了眼前的緊張感;村民暗自微笑著低頭吃飯。等到娣帕卡唱完了晚禱歌,稍稍從遺像前返
下時,車廂尾卻響起了低沉渾厚的歌聲,嚇了她一跳。她再走過去瞧瞧,認出了阿信的歌
聲,那是泰戈爾所作的夜歌,阿信正輪到他該唱的歌詞,他們小時候常在一起對唱這首夜
歌。她適時加入了搬家部分,然後從這首曲子又唱起別首曲子,有時還有其他聲音加入合
唱,但大多數時候都只聽到他們兩人和諧的歌聲,飄逝到車廂燈光之外的夜空裡。外面聚
了 一群乞丐,縮在當處傾聽著歌聲,但村民並不知道。最後,阿信唱起了他最喜歡的一首
泰戈爾的歌曲,講述漂泊的旅人敲盡外界的門,最後才找到自己的那扇。輕快活潑的孟加
拉語歌詞聽來很有新鮮感,為聽者的內心深處帶來了平靜。唱完之後,娣帕卡站起身來打
算回到自己的臥舖去,大家卻喧鬧不停,大聲稱讚著她。她才走到一半,阿信已經迎了上
來,緊抓著她的雙手:
「大姊,你唱得真美,你看,我俨還沒老,還司表湧唱歌給杓子裡聽。」
娣帕卡臉紅了 ,突然顯出年輕、容光煥發的美。她把紗麗的一端拉到頭上蓋住,走到
臥舖隔間裡最暗的角落裡。盧努冷眼看著米圖把這幕都畫了下來,此刻卻偷偷藏起了素描
本。納倫一面在盧努旁邊的臥舖上舒展他的頤長身軀,一面看著老婆。娣帕卡在他們的上
舖梳頭髮,黎娜則悶不吭聲地躺在吊床裡。娣帕卡是納倫的堂親,雖然血緣很近,但過去
這麼多年來,他很少把她放在眼裡。人家稱她做「頭腦簡單的娣帕卡」,因為她會問些別
人不敢問的搬家公司問題,而且說些別人不敢說的話,換了別人,只怕如此的問法與說法會被人當
作笨蛋。娣帕卡的老公生前就經常笑她,但老公卻去世得太早,未能見到娣帕卡把兒子扶
養得很好,也沒能見到那些女兒都成了辛勤工作的母親。納倫的胃咕嚕咕嚕響著,於是他
想到娣帕卡一定很餓了 ,然而卻沒有任何怨言。小時候他們在一起玩耍,即使他扯娣帕卡
的頭髮,娣帕卡害怕得要命,她也是從無怨言。
「要你的胃安靜下來。」盧努低低細語著說。儘管壓著嗓門講話,但還是很尖銳,他
感到聲音帶著顫抖。他伸出手去,摸到枕頭上盧努的頭部,接著手指輕輕觸到了她臉頰上
的淚水。
「怎麼了?老婆。」他悄聲問,手仍然停在她臉上。然而只有沉默,納倫聽得到熟睡
旅伴們的沉重呼吸聲。然後盧努粗糙生繭的有力手指抓住了他的手,納倫知道,縱然盧努
無法說出在煩些什麼,不過現在卻可以入睡了 。他們的手分了開來。

一支土菸

盧努轉身蓋上毯子,
納倫也伸直了身軀,卻還是醒著。過去這些年來,他常常納悶老婆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她往往很尖刻、愛罵人,可是照顧起他和兒子,卻比村裡任何女人都更溫柔細心。他們兩
個都是不愛講話的人,大概就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們父母才幫他們定了親。現在看到她掉
淚,讓他感到心痛。他翻身撐起,又在黑暗中見到她的臉,她正在熟睡中,納倫很小心不
去驚醒她,輕輕拭掉了她臉上和脖子上的淚水,拉高毯子幫她蓋好。盧努在睡夢中有點不
寧,納倫停下舉動,等到她恢復靜止狀態,他才起身,慢慢走到隔間通往走道的門口 。大
家都在睡覺。他赤腳摸索著金屬地板走到車尾去,實在很冷。他就像村裡的狗一樣,在溜
出車門、踏下車廂階梯、踩到外面的煤渣地面上之前,先用鼻子嗅嗅。往前跨了幾歩之
後,他來到調車場的圍牆旁邊,靠著牆蹲下,燃起了 一支土菸。黎娜見到火柴光而找到了
他。
「大娘,你像個鬼影一樣走過來,小心可千萬別把我給嚇死了 ,回頭我變鬼來纏著
你。」納倫調侃她說。他們是老朋友了 ,兩人經常睡不著覺,不時無意中在黑暗裡碰到。
黎娜是盧努的小阿姨,她很疼這個難纏的外甥女,外甥女也很喜歡她。黎娜跟不愛講話的
納倫反而能夠談得來。
「盧努心很亂。」黎娜在納倫身邊蹲下。
「是啊!」
「你得叫米圖幫幫她。」
「叫米圖幫她?她需要米圖幫忙嗎?」納倫知道黎娜要給他的搬家答案會很敏感,可是他
倒不像其他人那麼怕聽黎娜講的話。
「盧努想要像米圖一樣在本子上畫畫。」
「你是說像畫孟加拉粉彩畫?」
「不可能,她從來都不喜歡那玩意。」
「我姊姊還活著的時候,盧努學過一段時間畫畫,那時候在招商局有個老師在教畫。」
「可是她說她們只畫過孟加拉粉彩畫,還有刺繡和女紅之類。米圖現在做這些嗎?」
「不,米圖只畫畫。」
「哎,我明白了 ,她說米圖畫了我孫子的那隻小木馬。這孩子忘了小馬,以後會難過
的,那是盧努上次收成時做給他的。」他靜靜抽著菸,不再說什麼了 。黎娜知道他會看時
機設法幫盧努的。她望望調車場周圍,留意到附近睡著一些乞丐,於是又開口了:
「奇怪,來到迦尸卻老想著那些外國人。」

亞利桑那冰茶

禮拜一永遠都是店裡面最糟的一天,沒什麼人會來買東西。我猜是不是大家都在家吃剩菜,或是出去吃飯,或是乾脆餓肚子。像這種婚友社顧客潮增減,對於便利商店這一行來說是一種神祕難解的事情,有時候整個店好像暫時一片死寂  你都快能聽到蟑螂爬來爬去的聲音了  接下來突然就同時來了二十個客人,好像大家約好先在外頭人行道上集合。然後像美式足球隊一樣群集起來,以隊形、戰術和攻擊計畫,來確定讓我沒辦法有一晚可以安然度過,不會因為壓力而犯什麼大錯。
今天店裡的白天班賺了六百塊錢,算算差不多每個小時賺六十六塊  這指的是銷售金額,不是利潤。f掉開支和商品成本,大概比上東區一保姆或是遇狗人,或是一個低階的藥頭賺得還少。當保姆只需要一個人,但是我這區區每個小時十二塊錢,則是以整個家族的勞力所換來的。
禿鷹在頭頂盤旋,狼群在遠處伺機徘徊。前幾天有個來店裡的人說,他在脫售市場裡聽到我ffi的店要賣了一但這不是真的。又過了幾天,有fi紀錄片製作人進來找凱,看他能不能訪問她談談仕紳it的問題。
「作為一個被私有化超資本發展遺留的長期社區居民,我想問問你的看法如何亡他說。一蛤?」凱回答,一我牙剛來兩個月而已二今天下午當我拖著沉重的步伐走過侯埃街去上班的時候,我看我們的一個樂透彩券客人,他是邱裘的朋友,坐在一個我們的牛奶箱子上,旁邊地上擺著一些不值錢的小東西,這些應該也是拜邱裘所賜。
「CD、錄影帶、音響設備,隨便看二他對經過的人叫賣著,一還有女用衣物」
當他看到我的時候,他微笑了一下那種表情很陌生又很熱絡,讓我真的就停下了腳步。然後他f我能不能進去幫他拿罐啤酒。
「我正在工作例二他解釋著。的確他是在工作:他的相親顧客  買二手鞋、沙拉夾還有一本發黃的@詹姆斯.狄恩傳》的人都我的客人還多。於是我就到裡面去拿了一罐啤酒給他。
這f@時候是晚上七點半,但是從晚班開始之後,店裡的生意就很冷清。這樣不太對勁,也不大自然。就算是禮拜一,晚上的這時間也應該會有通勤族進來才對。然後我竟然做了一件店老闆不應該做的事情:站在窗前,焦急地看著路過的人。沒有人看我,但其實他知道,他fi都看得到。因為我最近才簡化了我們的店面,他看得到在我後面的店裡面看起來空空的,而不是像他們依舊想看到的酒類廣告,上頭有半裸的美眉,身上繞著一條蟀蛇,還有淡淡的亞利桑那冰茶圖案。

世界變得更美好

加菲爾德詳細闡述了關於表 現優異者重要特徵的研究結果。以他的發現為基礎,我寫出一份表 現優異為自己擬定的練習項目表,他們把這些練習當成他們的工作和必然的選擇。下面句子的關鍵字是希望(會〕。表現優秀的人 大部分是成功的,是因為他們希望自己成功,以下是優異者一天之 內要練習的項目重點。
希望成功的行為模式女我會每天花些時間為成功制定一個策略。
我會為自己制定較高的目標,提高自己的標準。即便我不能很快實現這些目標,我也會繼續努力。 無論其他人說什麼,我都會保持高度的自信與自豪。 女我會愛自己,也會愛別人。
女我會對人對事負責,驕傲地以自己最好的想法得到別人的好評,並以此犒賞自己。 ^我會在重要的事件發生之前,先在心裡預演一遍,想像自己獲得了月老
女我會從錯誤中吸取教訓,但我不會為犯過的任何錯誤感到懊悔。
女我不會浪費任何時間,而且會盡可能地利用每一天。 如果別人認為我不成功,我也不會著急,但我會繼續努 力,因為我知道堅持不懈總會得到回報一一一定會是這樣的。
我會繼續盡自己的最大能力保持創新。如果一個辦法失敗 了 ,我會嘗試另一個。
我不會害怕求助別人,因為我知道任何偉大成就的實現都離不開別人的幫助。 责我會感覺到自己的工作環境良好。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會始終相信,我能夠透過工作做出巨大的貢獻。
女我會始終相信我所做的工作將會有助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也能在某種程度上幫助他人。 女看到對我有益的機會時,我會毫不猶豫地立刻抓住,不會愚蠢地用自己的經濟資源冒險。 ^我會事先設想我的計畫可能遭遇最糟糕的情形,並且事先制定策略,以便在這些糟糕的情形出現時能夠應對。 ^我每個星期會自己獨處一段時間,整理這個星期中獲得的幸福和勝利,並將它們記錄下來。
對於管理者來說,從這份清單中獲得最關鍵的越南新娘資訊是:成功 或優異的人,通常會將他們每天實踐的行為記錄下來,能夠用清 晰的例子解釋他們是如何實踐成功的。
例如,當你面試一個你認為可能表現不錯的求職者時,可以這 樣問他:「有人說,所有的成功人士會養成一個習慣,每天都會實 踐使他們能夠取得成功的某些因素。你可以說一下你昨天實踐了哪 些嗎?因為這與你的設計目標相關,所以請盡可能詳細一些。」表現突 出者能夠針對此問題談上一個小時。相反的,表現不良者則無話可
說。